来一桶蜂蜜

【瓶邪】少年愁

表白太太!!!!两个人都超可爱XDD

人生第一次被点梗。超开心(*ˊૢᵕˋૢ*)ෆ⃛

兴奋地跑圈中。

为中华之崛起而烙饼:

 @大舅的裤衩 姑娘的点梗小短篇,本以为ID这么粗犷的姑娘会一拍桌子豪气干云:“作者我要看炕戏!”结果说了个“有喜欢的人会长出耳朵”的少女梗23333,超可爱,但是我担心会写得太有幼稚感,所以往现实向靠了一点,简而言之就是“妈的,我喜欢的人喜欢上了谁?”的双向暗恋兽耳设定








世界上不如意的事那么多,失意潦倒的人也不少,可没有人比现在的吴邪更苦恼了,尤其在张起灵指着他头上的耳朵问他“吴邪,你喜欢上了谁?”的时候。


话要从头说起,吴邪芳龄十七,正是青春大好男儿,出个耳也不奇怪,毕竟生理课本上写的明明白白:“出耳期,常在15到30岁之间,尤其在客观个体对某另一个体产生好感的时候。”


简单来说,你长了耳朵就等于告诉全世界:“老子有喜欢的人了。”


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一把年纪没出耳那才真瘠薄惨,街坊邻居三姑六姨指着你的脑袋窃窃私语:“哎哟,多大个人啊,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


也不是什么好事,老师同学都紧紧盯着你,父母也会问长问短就是了。


总而言之,出耳期吧,就是很烦,尤其你喜欢的人还瘫着一张脸平板无波地问你:“吴邪,你喜欢上了谁?”


吴邪躺在床上打了三个滚,都没能平息心情,起身走到穿衣镜跟前,摸了摸自己脑袋上毛茸茸的两只褐色的耳朵叹了口气。


吴太太站在门外敲门:“该睡了。”


吴邪没好气地抱着被子:“知道啦。”


外面沉默一秒,自家妈妈八卦的声音又响起来:“和妈妈说说,喜欢上的女孩子什么样?”


吴邪忍无可忍关了床头灯:“我睡了。”


 


一夜无梦,第二天还起得迟了,叼着一片面包冲下楼骑上单车到岔路口时不出所料看见张起灵骑在单车上等他,吴邪朝张起灵挥了挥手,连带着脑袋上的耳朵也跟着动了动。张起灵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跟着吴邪一路往学校去。


班里有一半人已经出了耳,把班主任愁得不行,一天到晚提防这群兔崽子早恋,没料到今早自己课代表进办公室搬卷子的时候也有了两只毛茸茸的耳朵。


五十岁的班主任痛心疾首握着吴邪的手:“一定要好好学习!谈恋爱这种事到了大学再说!”


吴邪漫不经心叽啄米似的点头,抱着卷子出门就看见进来交执勤表的张起灵,他心里一跳,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便低着头走了。


吴邪和张起灵五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张起灵一家从外地落户到杭州,和吴邪做了几年的邻居,后来又搬了一回家,离得远了些,但也不妨碍吴邪去找张起灵玩,一人好动一人喜静,吴邪强行跟在张起灵后头做小尾巴“小哥小哥”地喊,这么一来两人交情不必多说,毕竟这么多年,可时光撒着蹄子狂奔了这么久,吴邪还是觉得自己看不透张起灵。


他回了教室趴在桌子上漫无边际地想着以前的事,冷不丁被拍了一下肩膀,胖子那张硕大肥厚的脸探了过来:“小吴,思春哪?”


吴邪翻了个白眼,耳朵跟着抖了抖,胖子乐呵呵地呼噜了一把他的耳朵:“和胖爷说说,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吴邪沉默半晌,朝张起灵的座位瞥了一眼,胖子顺着望过去张大嘴巴,扭过头看他:“不是吧……”


吴邪沉重地点了点头,王胖子痛心疾首:“朋友妻不可欺啊小吴!我不是和你说过我顶喜欢那云彩吗!”


张起灵和云彩同桌,胖子显然没把吴邪往那方面想,当下圈着吴邪脖子:“公平竞争怎么样。”吴邪默默看了看王胖子头顶上硕大的两只耳朵,叹了口气:“我喜欢的是旁边那个。”


胖子这回才是真的懵了,他和吴邪张起灵关系不可谓不好,突然有一天你一哥们和你说他看上你另一哥们了,想想都瘆得慌。


两人大眼瞪小眼对看半晌,胖子问吴邪:“哎哟大兄弟这可咋整啊,他知道了吗?”


吴邪冷笑一声:“我能让他知道吗?怕是朋友都做不成。”


说话间张起灵已经进了教室,两人瞬时都息了声。


 


吴邪原本打算抱着这个遥不可及的念想一直熬下去,熬到他不再惦记张起灵或是喜欢上别的什么人,但是运气这东西横插一脚,让他发现了张起灵的秘密,这使得他寝食难安,心里那点憋屈一天天膨胀起来,原以为自己会心如死灰,可心头像是浇翻一盆醋,酸溜溜地直冒泡。


吴邪发现张起灵居然也出耳了。


莫说他没发现,就是他班里一天天盯着学生头顶的班主任也没发现,张起灵头发略长,黑且服帖,那耳朵也是黑色的,就冒了一点尖塌塌地匿在发间,吴邪把心头那句“小哥你喜欢上了谁”翻来覆去在心里倒腾好几遭也没敢问出来。


毕竟当初张起灵问他的时候他是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的,不投之以木瓜,也不能要求别人报之以琼瑶。


张起灵倒是从那天后没再追问吴邪什么,学校里秋季运动会马上要开,张起灵被老师拖去做准备工作,忙得一天难和吴邪打几个照面,他说了吴邪现在放学不用再等他,可他印好报名表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看见吴邪背着书包站在走廊等着,天色已经暗了,他走路没声,凑过去的时候吴邪被吓一跳,转过头愣愣看着他,耳朵也被惊得竖起来,张起灵没忍住,伸手揉了揉他耳朵根,吴邪手忙脚乱去护住自己脑袋:“小哥你干嘛!”


张起灵把报名表卷成一束握着:“不是说不用等了吗?”


吴邪生怕他再动自己耳朵,捂着头说:“你爸妈不是出差了吗,我和我妈说了,今天他们打了电话,说这两天你还是去我家住得了。”


张起灵想了想点了头,两人去车棚把自行车推出来,慢慢往家里去,吴邪一直盯着张起灵头顶那一点不易于察觉的耳朵尖蹬着车,差点撞电线杆上,等到了家推开门就看见自家妈在打一通电话,吴太太在这头神色凝重地问那边:“出耳期是多重要的事?你怎么不带他去看看呢?”


说了半晌功夫才挂电话,吴邪才得空喊了一声妈,张起灵跟在后头喊了句阿姨,吴太太扭头看见他把他拽跟前:“你妈和我说你十二岁就出耳了但是一直只出了一点点是吗?”


吴邪一愣没想到是自家妈把这事给捅破的,张起灵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是,带去医院看了,说是没什么问题。”


吴邪心下想:十二岁就喜欢上别人了,耳朵没消失,那就是一直喜欢到现在。


这么一想他更郁卒了。


吴太太担心得不得了,仿佛张起灵才是她亲儿子:“还是多去医院检查检查,换几家医院看看,哪不舒服要和大人说一下。”


吴邪焉儿吧唧地在一旁:“妈,我饿了。”


张起灵看他一眼顺着他的话:“我也饿了。”


吴太太赶忙往厨房走:“炉子上还煲了汤,哎哟我这记性……”


 


夜里两人躺在床上,吴邪把被子往脖子拉了拉,看张起灵肩膀都露在外头也伸手替他拉了拉,没想到张起灵是醒着的,黑漆漆地一直看着他,两人静默无言对看半晌,吴邪指了指他的脑袋:“小哥……你出耳期那么早,没事吧?”


张起灵没答话,吴邪以为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正想岔开话题,听见张起灵说:“我没事,我只是很早就喜欢上了一个人。”


吴邪讷讷地翻身躺好,心知要是识相就不该再问下去,可他实在没办法闭上眼睡过去,张起灵睡得浅,他翻来覆去折腾的话会连带张起灵也睡不着,所以只能忍着,直挺挺躺在床上,犹如一块棺材板。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吴邪有两个黑眼圈,迷瞪着眼喝牛奶,所幸是周末,不用上学,张起灵站在落地窗边看外面的绿植,难得没有刷卷子,吴邪嚼着面包看他,觉得实在秀色可餐。


“秀色可餐”的张起灵转回头看他,正好对上他的眼睛,吓得吴邪一口面包噎在喉咙里咳得惊天动地,他灌下一杯水听见张起灵平板无波又问他:“吴邪,你喜欢上了谁?”


一口水接着呛着了,扶着桌子差点咳到地里去。


他半晌才缓过劲来,半调笑半认真:“怎么,情报等价交换不应该你先对我坦白一下你喜欢谁喜欢了五年吗?”


“我喜欢你。”


吴邪睁大眼睛,张了张嘴,没反应过来张起灵说的什么,他怀疑自己听错了,艰难挤出两个字问:“什……什么?”


张起灵却拎起一边自己的背包扭开了客厅大门:“我先回家了。”


吴邪愣愣地看着他换鞋,出门,转身将门关上。


门栓落了锁,咔哒一声。


窗外袖子树上硕大的袖子砸在地上,一下闷响。


远处平湖里飞掠过的鸟扇动翅膀,成片飞起。


分明没什么相关,可他就是觉得这些声音齐齐涌进脑海里,将思绪搅得更加混乱不堪,客厅空旷寂静,时钟的分针不紧不慢爬了一圈,吴邪仿若大梦初醒,起身打开门追了出去。


外面万里无云,朗朗青空,是个好天气。



评论

热度(275)